综合资讯

一位被“强拆”整“没了”的女人的求助信

时间:2018-2-26 14:01:37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2111  评论:0
内容摘要:宁夏吴忠上桥镇“强拆”高手造假证敢用一命换一命 拆家拆地拆娘亲一位被“强拆”整“没了”的女人的求助信尊敬的媒体老师:我叫马燕,现年51岁,我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利通区上桥镇上桥村四队村民,我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在...
宁夏吴忠上桥镇“强拆”高手造假证

敢用一命换一命 拆家拆地拆娘亲

一位被“强拆”整“没了”的女人的求助信

尊敬的媒体老师:

我叫马燕,现年51岁,我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利通区上桥镇上桥村四队村民,我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在万般无奈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实名向您们反映我和我的家人因当地房产开发进行暴力性“强拆”,导致我家破人亡的事实,求您们帮我走出困境,还我家园还我母亲还我公道。

我的家住在上桥村,我出在1967年,在这里土生土长,父亲是镇上的一名老教师,60年代中期,因历史原因我全家人被迫离开村里,85年父亲落实政策又带全家回到了村里。那时村里因人口多土地少,只给我家分到了自留地和宅基地,村干部说好等等再给我家调整分配责任田。然而,等到了2000年我家也一直没有分到责任田,迫于生活,母亲带着哥哥租赁下村里闲置多年废弃的养鸡场里其中一排房子和院落,凑钱购买设备办起了蜂窝煤加工厂。靠着不怕脏累能出苦力的本事,母亲和哥哥维持起了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就是这样的好日子过到2004年3月,一天村干部马少波、金学贤、民兵队长马志强突然找到我母亲,要求三天内必须搬出这个院子。说这个院子已经卖给了外乡的建筑商强建华,可是不到三天,母亲还没来得及收拾设备和做好的蜂窝煤成品,院里所有物品设备就被村干部叫人装车拉到了养着牛羊、垃圾满地的一处破旧院子里。在没有任何补偿、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强行把原本正常经营的蜂窝煤厂就这样搬到了这个荒破的院子,并以这个院子比原来的院子大为由,要求我母亲给村里先交500元租赁费才可以正常使用。就这样我们开始重新收拾这个院落,正当我们购置了设备想重新办蜂窝煤厂时,村干部马少波、金学贤提出让我们交足15万元,合同只签10万元,另五万元作为协调费,他们个人收取不能写进合同为条件,要求将这出房子院落永久卖给了我家使用。当时村干部马少波、金学贤说我家若不出钱买,马上就卖给南方商人办家具厂,他们以此为要挟,我也只好东凑西借,凑足15万交给马少波,签了永久使用这个院子的合同,以为这样就可以踏实生活了。没想到住进这个院子才知道,这里所有房子,都被村干部卖完了。从那一天开始,由于村干部个人私欲和贪婪,导致他人与我家不停发生矛盾,就没过过一天安宁日子,不幸也在步步逼近我家。

一位被“强拆”整“没了”的女人的求助信

时间到了2016年7月26日,村书记马少波突然通知我“明天早晨到你处和你协商拆迁赔偿事情”。上桥派出所的民警打电话通知我27日早晨要我必须到派出所一趟,说明购买该房和地的情况”,我说干什么,他说“拆迁”。当日早上八点多,院子周围已经聚集满了拆迁人员,包括村镇干部和宏都开发商在内,约有四五百号人。我在现场挡着,我说不能拆,没有任何手续、没有通知、没有任何补偿说法,怎么说拆就拆呢?镇党委书记李国强说,“先拆了再协商”,主管拆迁的干部马全国高喊着对我说:政府整体开发你必须配合,无条件拆除,你若不配合,我一命抵一命也要把你拿下”……

我在现场打通了吴忠市主管建设的马明军秘书长的电话,反映我的房子此时正在被强拆,马秘书长说:“这个事吴忠市市政府不知道,你找利通区,他妈的!谁给你说了我的电话号码。”我又给喜清江市长打了多个求助电话没接、发了短信说明情况,直到房子被强拆完,市长才给我回了短信:“在开会我会安排相关部门依法依规给你解决”。而此时,开发商的铲车和工程车、装载车瞬间上阵,仅一个上午村上出让给我们合同地上的房屋全部被突击强行拆除,我们的家被夷为平地,原来所有的设备及全部的生活设施用品及我的珍贵收藏品,未留下一砖一瓦,土地被开发商抢走,珍贵文物青花瓷瓶只剩下碎片

一位被“强拆”整“没了”的女人的求助信

事后我看到了拆迁办干部马全国伙同村干部,对这块土地做的一份假土地证明。他们否认我家与村里从法律上已经形成的“无法遮掩”的“事实存在的租赁关系”。他们掩耳盗铃、瞒天过海、以顶风违法的强拆手段,让我家住了多年、也不能安宁了多年的这个院落,就这样被“强拆”,他们认为这样所有的存在就“蒸发”了。我们党和人民的政府不是这样为民创造幸福家园的,可我们的村镇干部为什么却如此胆大妄为、如此滥用职权、如此利益熏心?如此视百姓生死不顾?时间也最能够说得清这几位干部与开发商之间紧紧绑在一起的强势关系和目无国法的作为。事实胜于雄辩,有广大村民作证、有苍天作证、有他们自己的行为作证。事实也应证了镇党委书记李国强说的“先拆了再协商”的那句话。不管别的、“先拆”连党纪、国法、民心都不顾了也要“先拆”!这场浩劫过后,我的母亲被连气带吓,一病不起,60多天后含恨离世……房子、土地我都可以不要,我的母亲谁来还给我?

期间,我无数次找相关部门反映,均没有结果。各级部门的相互推诿扯皮,整得我晕头转向,力尽气竭……2016年9月26日我被迫又一次找到上桥镇政府,镇书记李国强告诉我:“你的材料镇上从来没有见过,没法给你解决问题。你想解决问题,就把你的土地相关材料拿来给镇上”。我提出质疑,我的材料2012年就交由乡土地站姬占辉站长,镇上怎么会没有呢?李国强书记说“从来没有见到过。

之后我又找过镇上主持与我协商参与强拆的几位主管领导,得到的答复都是一致的“从没有见到过你的任何证据材料。”于是我更加质疑:主持这个强拆事件的最基层领导从来没有见到过这宗合同纠纷地的相关材料,依据什么向区、市、上级政府上报要对我实行强拆?副乡长杨战新告诉我说,是市委书记赵永清下令强拆的,上桥镇是配合执法,想要说法就去找上级主管部门” 。

2017年10月19日十九大召开当天,村书记告诉我:“你写一份要求补偿申请,理由是村上欠你的责任地和宅基地,按这个理由来给你解决问题,两个企业损失再补一点就行了,如果要钱,100万以内……现在我们已经没办法了,你能拿一点赶快收手,要不你什么都没了……”

在中央大力提倡切实保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不受侵害的大好形势下,在刚刚招开的十九大会议政策指导下,我们基层的党员干部为了谋私利与开发商宁夏宏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官商勾结,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肆意妄为,致党的形象、人民的生命、财产、利益不顾,与习总书记讲话精神和党章背道而驰。我们母女在本家、本队为了生存发展,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了不再继续受到侵害,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到目前为止,还活着的一家人早已是人无处住,业无处立,上无片瓦下无寸地,基本生活无法正常继续下去的悲惨绝境……而各级主管部门还是一再推诿扯皮……

我的诉求:

1、在目前我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的情况下,根据《土地管理法》等国家现行的一系列法规政策规定,要求有关部门责令宏都开发商先停止在我合同纠纷土地上继续施工,依法依规归还我的合同用地。

2、依法公正的赔偿因非法暴力抢占强拆给我造成的严重的精神损失和巨大的经济损失。

我反映的情况属实,每个细节都有录音、录像资料,证据确凿,我相信党和人民政府永远是公平、公正的,期盼还我公道。

情况反映人马燕

身份证号:642101196706010084

2018年 2月3日

编辑:董超

华南热线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