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财经

重组失败!辅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在违法路上渐行渐远

时间:2016-10-29 11:29:44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124  评论:0
内容摘要:  辅仁药业78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最近因武姣姣的实名举报信而被迫中止了。  虽然辅仁药业、保荐人申万宏源证券、审计会计师事务所均发布公告称举报内容不实,收购资产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开药集团”)不存在财务造假问题。但北京时间记者获悉,在辅仁...

重组失败!辅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在违法路上渐行渐远

  辅仁药业78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最近因武姣姣的实名举报信而被迫中止了。

  虽然辅仁药业、保荐人申万宏源证券、审计会计师事务所均发布公告称举报内容不实,收购资产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开药集团”)不存在财务造假问题。但北京时间记者获悉,在辅仁药业10月18日发布澄清公告后,武姣姣再次向证监会提交了实名举报信,指出澄清公告只是玩了个文字游戏。

  辅仁药业品牌部赵雨则对北京时间记者表示,这里面真真假假涉及到很多司法问题,我这边没法回答,要是想了解情况请查询一下我们在上交所的公告,她(武姣姣)反应的问题我们在上交所都有公示。

  对此,北京时间记者试图向负责辅仁药业重组方案财务审计工作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靳红建求证,北京时间记者向靳红建发送了采访邮件,对方一直未回复。同时北京时间记者多次致电靳红建办公室,电话也一直无法拨通。

重组失败!辅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在违法路上渐行渐远

  据了解,辅仁药业和开药集团均为辅仁集团控股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朱文臣。朱文臣是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中共周口市委委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号称“河南首富”。

  公告回复被指

  避重就轻 玩文字游戏

  9月26日,武娇娇向证监会实名举报辅仁集团对价超过78亿元的开药集团注入辅仁药业借壳交易一事,存在重大的财务造假行为。武娇娇称,她通过权威渠道获得证据,辅仁集团所属的开药集团涉嫌财务造价,虚增净资产17亿元,虚报利润14亿元,开药集团偷漏所得税10亿元,辅仁集团偷漏税至少20亿元。同时,全国人大代表、辅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臣涉嫌超生、洗钱、侵吞国有资产等多项罪名。

  9月28日,证监会受理举报后,临时叫停了原本即将开始的开封制药借壳上市重组过会安排。随后,有媒体刊发相关报道,报道了武娇娇实名举报的情况,指出辅仁存在财务造假嫌疑。

  对于上交所的最新的询问函及媒体报道的辅仁药业收购标的开药集团财务造假的质疑,辅仁药业10月18日发布公告作出解释,称媒体报道涉及的数据与事实不符。公告称开封集团母公司报告期内不存在各年的未分配利润为负数,或出现巨额亏损的情形,其纳税申报资产负债表与审计报告在开药集团的资产总额、负债总额、所有者权益方面也不存在差异等情况。

  不过,针对这一回复,北京时间记者获悉,10月19日,武娇娇再次向证监会实名举报,指出辅仁集团的公告再次公然造假。

  武姣姣称,辅仁药业10月19日公告提供的证据来源是:开封市地方税务局直属税务分局和开封市禹王台区国家税务局提供的“开药集团在税务局留档的申报财务数据”。但是请注意,这个所谓的“留档申报数据”和真正的国税金税系统里的数据,完全是两码事!申报的数字并不是实际上交入库的数字,朱文臣和中介机构玩了一个彻底的文字游戏,糊弄证监会和广大股民。

重组失败!辅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在违法路上渐行渐远

  辅仁药业澄清公告

  武姣姣称,经调查得知,即便是朱文臣在开封当地的这个申报,也是几天前刚补进去的。当地领导打了招呼,他以查询为名,要看看以前的申报,就补进去这几页,税务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2015年之前的国税已入国库,根本补交不了,是改不了的!到国税总局和河南省国税局一查便之,铁证如山。

  同时也有投资者质疑,称辅仁药业公告内容避重就轻,并没有说服力。

  为此北京时间记者向辅仁药业相关人员求证,辅仁药业赵雨对记者表示这里面真真假假涉及到很多司法问题,我这边没法回答,要是想了解情况请查询一下我们在上交所的公告,她反应的问题我们在上交所都有公示。

  关于武娇娇指出的开药集团的财务造假问题,北京时间记者向负责辅仁药业审计工作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靳红建求证相关情况,对方让记者发送了采访邮件,截止发稿记者没有收到任何回复。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给记者提供的靳红建办公室电话也一直无法拨通。

  根据武姣姣提供的纳税申报表显示,开药集团各年的未分配利润均为负数,为亏损状态;而审计报告所附的开药集团母公司的会计报表显示三年末的未分配利润均为正数,盈利水平较高。审计报告处的未分配利润约为8.96亿,而税务申报资产负债表显示约为-5.57亿元,两者相差约14.5亿元。而所有者权益合计审计报告约为24.68亿元,税务报表的数字为约为7.3亿元,两者相差约17.4亿元。最终采用收益法资产估值78.09亿元。

重组失败!辅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在违法路上渐行渐远

  举报人武姣姣提供的数据对比

  举报信列举朱文臣“十宗罪”

  武姣姣对北京时间记者表示,自己从2015年开始实名举报。举报信列举了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财务造假、超生、贷款诈骗、侵吞国有资产等十项内容。

  武姣姣称,她向各级纪委、各级计生委、各级检察院、各级公安部门、各级人大、组织部、政法委、各级政府共投递了大量举报信。举报后多个部门都曾表示调查此事,但最终都调查无果。

重组失败!辅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在违法路上渐行渐远

  在武娇娇提供的举报信里,朱文臣的每一项“罪名”下面都补充了详细的证据,在“朱文臣涉嫌侵吞国有资产罪”这一项中,武姣姣写道,2005年朱文臣为了侵吞国有企业河南宋河酒厂,设法让宋河酒厂申请破产(2007年),在会计处理上强行将宋河酒厂净资产做成零,当时就能估值十几亿的驰名商标“宋河粮液”没有计入资产,最终被朱文臣盗用至今。收购过程中的合同、财务报表等资料在河南省财政厅、国资委、周口市国资委等部门都有备案存档,一查便知。

  在举报信中武姣姣还详细介绍了朱文臣严重违法计划生育法,共有6名子女。其中有5名子女是妻子所生,小女儿为情妇所生。举报信里,武姣姣还附录了“超生子女”的身份证号。此外还有朱文臣通过虚构项目和虚假账务处理,将骗取的贷款转移据为己有,与妻子假离婚,并将资金转到‘前妻’与几个孩子名下,金额高达数亿元,同时将大量骗取的贷款转移至境外,在洛杉矶的阿卡迪亚购买豪宅,在旧金山的纳帕溪谷买酒庄(此酒庄曾是沙特王子的度假庄园)等细节。

  对于如此详实的资料,武姣姣对北京时间记者表示这些资料都是自己历尽千辛万苦收集的,铁证如山,自己去年提供的证据和线索应该说已经很清晰,但苦苦九个月的等待,没人查没人管,朱文臣倒是指挥鹿邑当地四处抓捕举报人。

  面对武姣姣的举报,记者向辅仁药业求证实时,辅仁药业赵雨对记者表示这里面真真假假涉及到很多司法问题,这边没法回答。但辅仁药业曾在官网发布两份声明予以否认。其中提到“所谓的举报材料,纯属歪曲拼凑,毫无任何事实依据。”

  举报持续一年多

  事件陷入罗门生

  武姣姣对北京时间记者表示,自己和丈夫邱云樵之前跟朱文臣是十几年的创业合作伙伴,之前没有任何恩怨。后来朱文臣欠了高管们很多费用,还有很多承诺没有兑现,后来发现朱文臣不停的把公司的钱往国外转移,转了大概五六个亿,上市之前的股份朱文臣也想要回去,自己丈夫邱云樵觉得没法再合作下去了就辞职了。因为自己丈夫邱云樵看不惯朱文臣的一些做法辞职,所以得罪了朱文臣。邱云樵以涉嫌“职务侵占罪”为名被警方批捕。

  2015年5月19日晚,在上海家中休息的武姣姣丈夫邱云樵突然被来自河北鹿邑县的警方控制,武姣姣也被要求协助调查,第二天武娇娇被准予回家,但邱云樵直到现在还在被关押。

  谈及丈夫被捕,武姣姣坦言,一开始她的想法是如果丈夫真的触犯法律,那就依法处理。但随着侦查期一再的拖延,举报人通过律师和对公司其他高管的询问,发现事情颇为蹊跷。“我后来慢慢了解到,指控的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明明是每个高管都有的奖金,怎么能是犯罪呢?”武姣姣说表示以“职务侵占罪”为名,这是纯属瞎扯的事!并向记者出了多名律师集体签名的法律意见书。

  北京时间记者查询资料发现,邱云樵曾任河南辅仁药业集团董事、上海辅仁(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2015年6月4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依法逮捕。

  武姣姣对北京时间记者表示之所以会举报是也是被迫害之后的愤怒和无奈之举,但举报信息绝对都是属实的。

  而辅仁药业则认为自己深受其害。据河南媒体报道辅仁集团15年9月份在向相关部门汇报的材料中提到,自邱云樵被批捕后,武娇娇在某企业董事长李某某的唆使下多次对司法机关及辅仁集团进行要挟,要求停止对李某松的进一步调查及对邱某樵犯罪行为追究,但最终因协调结果不明显,武某娇迁怒于辅仁集团及朱文臣本人,随后冠以实名举报的名义开始大肆编造、散发关于辅仁集团和其董事长朱文臣的负面不实消息,甚至冒用该公司领导 和员工家属名义向外造谣,对辅仁集团及朱文臣个人造成了巨大不良影响。

  |来源:北京时间 记者 王博

华南热线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18 All Rights Reserved.